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传播 >

《杜甫诗三首》(杜甫诗词三首)

发布于:2023-12-23 21:36:11 阅读量:999 分类:文化传播 编辑:文化资讯网

5、杜甫诗三首

文字讨论

《杜甫诗三首》(杜甫诗词三首)

1、整体把握

唐永泰元年(765年)四月,剑南太守严武病逝。杜甫在成都失去了依靠,结束了五年的漂泊生活。这也促使他决定买条船东走。 “大白天唱歌肯定喝醉了。” “有青春陪伴,回国真好”,将回国梦想变为现实。第二年春天,杜甫携家人来到夔州(今重庆奉节)暂居。在夔州的两年里,杜甫创造了诗歌创作的又一个高峰,创作了四百多首诗,有的追忆往事,有的感叹时事如棋局,有的追忆往事,或感伤伤怀。衰老。本课选用的三首押韵诗均是这一时期创作的。

《秋升八诗》作于大历元年(766年)秋。当时,安史之乱虽然已经结束,但李唐两朝仍然面临着北洋军阀重新割据的危险;此外,唐朝与吐蕃也在剑南、川西等地不断交战。 《秋升八首》就是在国家尚在动荡、诗人尚在异乡的社会背景下写成的。八首诗各自独立,又相互联系。它们相互联系,在思想内容和艺术创新上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本课选的第一首诗是第一首。从命运的角度来看,它起着主导作用。可以说,它为整组诗定下了一个基调,那就是抒发远行之愁、家国之哀。秋兴字面意思就是因秋天而兴奋。第一联从秋景开始,“玉露枯枫林,巫山峡荒凉”。描写魁地寒枫露、万物荒凉的景象。 “枯”原本传达的是一种质朴的气息,但露是玉露,树是枫林。反而在苍凉中营造出绚丽的景象,风格颇为苍劲。至于“齐孝森”,不仅指草木倒下,还涵盖了国家的方方面面,为下联做准备。 “江天间波涛汹涌,堡上风云连地”。由上展开:江水之间,写巫峡;山塞之上,写巫山。波浪在地上,但据说是从天上涌来的;风云在天,却说是地阴。诗人驰骋四周,从下到上,从上到下,将巫山、巫峡的荒凉气息写得淋漓尽致。从三联开始,场面转入情感,抒发情感。 “菊花两开”是指出蜀以来的两个秋天; “一串孤舟”指当前旅程的漂流。 “又一日的泪”产生了往事的悲伤,“故乡的心”表达了对千里之外的思念。最后一副联,诗人把目光转向了生活。风霜萧瑟,严冬将至。千家万户急闻“刀尺声”、“砸衣声”。岁末年初,我们怎能不感受到无家可归、无家可归的悲伤!悲伤和思乡之情全都无以言表。全诗至此结束,感人至深。

《古迹五诗》也是一组七韵诗,与《秋激动八诗》一起作于大历元年秋天。夔州名胜古迹众多,一些历史人物的故事深入人心,千古流传。 《古迹五诗》每首咏一人一事,即庾信、宋玉、王昭君、刘备、诸葛亮。杜甫背诵碑记,追忆历史人物,同时也表达了自己漂泊一生、一事无成的感想。

本课选的是第三首诗,用王昭君的事迹来抒发自己对不为人知的人才的感受。这句话开头气势磅礴,一马当先,不知所向,仿佛迎接英雄的出现。一个“走”字,“山河谷”齐聚荆门,大有震动天下之势。第二句揭秘:原来写山水秀色的目的是为了示昭君。 “当妾长大仍有村落”这句话,包含着万千感慨,也颇有几分怜惜。从下联开始,我们开始歌颂王昭君的一生和事迹。中间两联用对比手法,描写了昭君在异国大漠结婚的悲凉。 “一旦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如果你“独处”,你就会永远埋葬在漠北。走与留、生与死的对比如此强烈,令人不忍深思。第三联是委婉的讽刺:一画怎能认得佳人之美?就算杀了所有的画师,我也会后悔的。或许在月光下,隐隐约约,或者能听到铃声,那就是昭君的魂归来了!诗人通过理性的追问和悲伤的想象来表达无限的悲伤。最后一联,一笔一画,说千古琵琶之声,皆是昭君的怨恨凝结而成:埋葬汉宫的怨恨,远离家乡的仇恨。最后两句话虽然是回声,但却是最真诚的话语。

《登皋》也是杜甫在夔期间写下的代表作。成书于大历二年(767年)秋。今年重阳节,杜甫邀请他的一位远亲五郎来喝酒,但他不想五郎因为别的事而错过。杜甫感慨万千,独自登高,现场写下了这首充满悲伤的七言诗。

诗的前四句写登高所见,后四句写登高所感。开篇“风大天高,猿鸣哀嚎”,是全景式的描写,描写了三峡的风猎大、秋高气爽、山高水长等特点。秋天,猿猴悲鸣。风格高亢、气势磅礴、境界广阔。读起来很令人兴奋。第二句转移眼前的景色,“竹青”对“沙白”,色彩如画,鸟儿盘旋在其中,静中有动,描绘出一幅明快清爽的秋景。峡江,令人耳目一新。新的。然后,诗人眺望千里之外,凝神聆听,在更广阔的时空中感受秋天的气息:沙沙落叶,似乎伴随着秋天的脚步;滚滚长江,似乎正在为秋天的到来蓄势待发。落叶与河水连绵不绝,共同奏响了三峡之秋最有力的交响曲。诗人被天籁之音震撼,不禁想起了自己生命的旋律。本来,55岁可能是人生的金秋,是“夕阳无限美丽”的时候。然而,对于漂泊已久、体弱多病的杜甫来说,他深深地感到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人生旅程将提前结束。因此,诗人百感交集,抒发了“悲秋常客千里,百年病独登台”的情感。表达了漂泊异乡、年老体弱的忧郁,也蕴含着对生命软弱的顽强抗争。精神之气:独自登高,用真切的体验体验秋天,如“风高气爽,天高气爽”,长江滚滚,倒树沙沙!至此,诗歌已达到顶峰,似乎难以为继。但随着写法的转变,诗人摆脱了匆忙繁杂的紧张气氛,回归到温和的理性思考:“苦干恨鬓霜,酒杯新停更浑”。在这样的自我中

到离别汉宫、远嫁匈奴的昭君在万里之外,在异国殊俗的环境中,一辈子所过的生活。而下句写昭君死葬塞外,用青冢、黄昏这两个最简单而现成的词汇,尤其具有大巧若拙的艺术匠心。在日常的语言里,黄昏两字都是指时间,而在这里,它似乎更主要是指空间了,它指的是那和无边的大漠连在一起的、笼罩四野的黄昏的天幕,它是那样地大,仿佛能够吞食一切,消化一切,但是,独有一个墓草长青的青冢,它吞食不下,消化不了。想到这里,这句诗自然就给人一种天地无情、青冢有恨的无比广大而沉重之感。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空归月夜魂。”这是紧接着前两句,更进一步写昭君的身世家国之情。画图句承前第三句,环句承前第四句。画图句是说,由于汉元帝的昏庸,对后妃宫人们,只看图画不看人,把她们的命运完全交给画工们来摆布。省识,是略识之意。说元帝从图画里略识昭君,实际上就是根本不识昭君,所以就造成了昭君葬身塞外的悲剧。环句是写她怀念故国之心,永远不变,虽骨留青冢,魂灵还会在月夜回到生长她的父母之邦。南宋词人姜夔在他的咏梅名作《疏影》里曾经把杜甫这句诗从形象上进一步丰富提高: 昭君不惯胡沙远, 但暗忆江南江北。 想环月夜归来, 化作此花幽独。 这里写昭君想念的是江南江北,不是长安的汉宫特别动人。月夜归来的昭君幽灵,经过提炼,化身成为芬芳缟素的梅花,想象更是幽美!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这是此诗的结尾,借千载作胡音的琵琶曲调,点明全诗写昭君“怨恨”的主题。据汉刘熙的《释名》说:“琵琶,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琵,引手却曰琶。”晋石崇《明君词序》说:“昔公主嫁乌孙,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尔也。”琵琶本是从胡人传入中国的乐器,经常弹奏的是胡音胡调的塞外之曲,后来许多人同情昭君,又写了《昭君怨》《王明君》等琵琶乐曲,于是琵琶和昭君在诗歌里就密切难分了。 前面已经反复说明,昭君的“怨恨”尽管也包含着“恨帝始不见遇”的“怨思”,但更主要的,还是一个远嫁异域的女子永远怀念乡土、怀念故土的怨恨忧思,它是千百年中世代积累和巩固起来的对自己的乡土和祖国的最深厚的共同的感情。 话又回到本诗开头两句上了。胡震亨说“群山万壑赴荆门”的诗句只能用于“生长英雄”的地方,用在“生长明妃”的小村子就不恰当,正是因为他只从哀叹红颜薄命之类的狭隘感情来理解昭君,没有体会昭君怨恨之情的分量。吴瞻泰意识到杜甫要把昭君写得“惊天动地”,杨伦体会到杜甫下笔“郑重”的态度,但也未把昭君何以能“惊天动地”,何以值得“郑重”的道理说透。昭君虽然是一个女子,但她身行万里,冢留千秋,心与祖国同在,名随诗乐长存,为什么不值得用“群山万壑赴荆门”这样壮丽的诗句来郑重地写呢? 杜甫的诗题叫《咏怀古迹》,显然他在写昭君的怨恨之情时,是寄托了自己的身世家国之情的。他当时正“飘泊西南天地间”,远离故乡,处境和昭君相似。虽然他在夔州,距故乡洛阳偃师一带不像昭君出塞那样远隔万里,但是“书信中原阔,干戈北斗深”,洛阳对他来说,仍然是可望不可即的地方。他寓居在昭君的故乡,正好借昭君当年想念故土、夜月魂归的形象,寄托自己想念故乡的心情。 清人李子德说:“只叙明妃,始终无一语涉议论,而意无不包。后来诸家,总不能及。”这个评语的确说出了这首诗最重要的艺术特色,它自始至终,全从形象落笔,不着半句抽象的议论,而“独留青冢向黄昏”“环空归月夜魂”的昭君的悲剧形象,却在读者的心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选自《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 八、《登高》赏析(陶道恕) 此诗是杜甫大历二年(767)秋在夔州时所写。夔州在长江之滨。全诗通过登高所见秋江景色,倾诉了诗人长年漂泊、老病孤愁的复杂感情,慷慨激越,动人心弦。杨伦称赞此诗为“杜集七言律诗第一”(《杜诗镜铨》),胡应麟《诗薮》更推重此诗精光万丈,是古今七言律诗之冠。 前四句写登高见闻。首联对起。诗人围绕夔州的特定环境,用“风急”二字带动全联,一开头就写成了千古流传的佳句。夔州向以猿多著称,峡口更以风大闻名。秋日天高气爽,这里却猎猎多风。诗人登上高处,峡中不断传来“高猿长啸”之声,大有“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水经注·江水》)的意味。诗人移动视线,由高处转向江水洲渚,在水清沙白的背景上,点缀着迎风飞翔、不住回旋的鸟群,真是一幅精美的画图。其中天、风,沙、渚,猿啸、鸟飞,天造地设,自然成对。不仅上下两句对,而且还有句中自对,如上句“天”对“风”,“高”对“急”;下句“沙”对“渚”,“白”对“清”,读来富有节奏感。经过诗人的艺术提炼,十四个字,字字精当,无一虚设,用字遣辞,“尽谢斧凿”,达到了奇妙难名的境界。更值得注意的是:对起的首句,末字常用仄声,此诗却用平声入韵。沈德潜因有“起二句对举之中仍复用韵,格奇而变”(《唐诗别裁》)的赞语。 颔联集中表现了夔州秋天的典型特征。诗人仰望茫无边际、萧萧而下的木叶,俯视奔流不息、滚滚而来的江水,在写景的同时,便深沉地抒发了自己的情怀。“无边”“不尽”,使“萧萧”“滚滚”更加形象化,不仅使人联想到落木窸窣之声,长江汹涌之状,也无形中传达出韶光易逝,壮志难酬的感怆。透过沉郁悲凉的对句,显示出神入化之笔力,确有“建瓴走坂”“百川东注”的磅礴气势。前人把它誉为“古今独步”的“句中化境”,是有道理的。 前两联极力描写秋景,直到颈联,才点出一个“秋”字。“独登台”,则表明诗人是在高处远眺,这就把眼前景和心中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常作客”,指出了诗人漂泊无定的生涯。“百年”,本喻有限的人生,此处专指暮年。“悲秋”两字写得沉痛。秋天不一定可悲,只是诗人目睹苍凉恢廓的秋景,不由想到自己沦落他乡、年老多病的处境,故生出无限悲凉之绪。诗人把久客最易悲秋,多病独爱登台的感情,概括进一联“雄阔高浑,实大声弘”的对句之中,使人深深地感到了他那沉重地跳动着的感情脉搏。此联的“万里”“百年”和上一联的“无边”“不尽”,还有相互呼应的作用:诗人的羁旅愁与孤独感,就像落叶和江水一样,推排不尽,驱赶不绝,情与景交融相洽。诗到此已给作客思乡的一般含意,添上久客孤独的内容,增入悲秋苦病的情思,加进离乡万里、人在暮年的感叹,诗意就更见深沉了。 尾联对结,并分承五六两句。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国难家愁,使自己白发日多,再加上因病断酒,悲愁就更难排遣。本来兴会盎然地登高望远,现在却平白无故地惹恨添悲,诗人的矛盾心情是容易理解的。前六句“飞扬震动”,到此处“软冷收之,而无限悲凉之意,溢于言外”(《诗薮》)。 诗前半写景,后半抒情,在写法上各有错综之妙。首联着重刻画眼前具体景物,好比画家的工笔,形、声、色、态,一一得到表现。次联着重渲染整个秋天气氛,好比画家的写意,只宜传神会意,让读者用想象补充。三联表现感情,从纵(时间)、横(空间)两方面着笔,由异乡漂泊写到多病残生。四联又从白发日多,护病断饮,归结到时世艰难是潦倒不堪的根源。这样,杜甫忧国伤时的情操,便跃然纸上。 此诗八句皆对。粗略一看,首尾好像“未尝有对”,胸腹好像“无意于对”。仔细玩味,“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不只“全篇可法”,而且“用句用字”,“皆古今人必不敢道,决不能道者”。它能博得“旷代之作”(均见胡应麟《诗薮》)的盛誉,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选自《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

相关资讯